皇城国际线上娱乐城" content="成都理工大学" /> 【老友记】杨慧东:纪念海曼·大卫·席卜金先生 - 成都理工大学新闻网 - 专题报道

理工皇城国际线上娱乐城|理工邮箱|我要投稿

成都理工大学新闻中心主办

【老友记】杨慧东:纪念海曼·大卫·席卜金先生

来源:宣传部 发布人:罗岢发布时间:2015-05-04 11:01:10点击数量:773

杨慧东:纪念海曼·大卫·席卜金先生

 

  海曼·大卫·席卜金先生 Mr.HymanDavidZipkin,家人和朋友叫他Hy)于2011930日辞世,享年96岁。朋友们深切怀念他。

  Hy作为文教专家和客座教授,自1985年起曾四次来我校任教和访问。来我校之前他是加利福尼亚Berkeley的一位退休教师。Hy之于我是良师、挚友,是我一生的榜样。

  初次见到Hy19858月下旬,他第一次到成都理工大学(原成都地质学院)任教。我去机场接他。之前虽经书信联系也看到过照片,但我仍然忐忑能否一下子把他认出来。在熙熙攘攘的出站人群中我一眼就看到了一个精神矍铄、相貌端庄、帅气的老者,那就是Hy。我赶紧上前迎接问候,发现老人手里拿着一张写有他名字的卡片。第一次见面我就知道他是一个很细心的人。

  Hy担任的是研究生的英语听说课和写作课。他的渊博知识、对同学们的和蔼可亲以及想方设法帮助同学们提高英语水平的认真态度很快赢得了同学和老师们的敬佩。为了帮助同学们提高英语听说能力,他精选了内容有趣、富有哲理又容易上口的故事和他自己写的文章如《都江堰印象》等录成磁带发给大家。这些磁带对提高师生们的英语听说能力有很大帮助。他的磁带我至今保留,并常把里面的故事讲给同学们听,提高了他们学习英语的兴趣。

他叫人如何不亲切

  Hy常说老师教了他许多知识,但他从学生们那里学了更多。他对任何人都很尊重,用心倾听别人的诉说。学校里每个人都喜欢他,就连附小和幼儿园的孩子们见了他都热情的打招呼。六一儿童节到学校幼儿园去看孩子们演出,他给孩子们带去玩具,为孩子们变魔术,孩子们围着他又笑又跳,他自己也开心得像个孩子。

  为了帮助有困难的学生,他留了一部分钱作为奖学金,请学校一位教授代管。那时成都的生活条件不如现在这样好,衣食住行都有差距,有些东西买不到,但他从不抱怨,在生活上从没有太多要求。我问他是否觉得生活困难和不方便,他说没有。他告诉我如果有的事情条件有限或某种原因办不成不必太认真,就像肩膀上的灰尘轻轻掸落就完了。

  他以近一个世纪的人生阅历和感悟,热情积极地对待工作、生活、亲人和朋友。他总是首先考虑他人的感受,尽力帮助别人。记得一个早晨Hy和我去机场送一个外教,路上下起了大雨。到了机场,外教对我说:“我的伞在后备箱,你去帮我拿吧”。我下了车去帮外教拿伞和行李。这时一把伞遮在我头上,是Hy在为我挡雨,而他自己却淋在雨中。我心里充满了感动。

  他是受人尊敬的师长,是可信赖的朋友,也是校园里尽人皆知的可亲近的和蔼老人。有一次晚饭后黄肇英博士(fromColumbiaUniversityNewYork)Hy一起从外专楼到我家。肇英开玩笑地对我说:“以后不能和Hy一起在校园里走了,太‘危险’,根本就走不了,一路上都有人问候讲话,几百米的路程走了一个小时。”足见他的人缘有多好。记得我19889月和他一起到美国,在东京机场停留一个小时。Hy和两位南京的教授攀谈几句,得知他们到旧金山参加国际会议。到了旧金山却没人来接他们。那时Hy的女儿来接我们,Hy对那两位先生说:“不要着急,我会帮你们联系。我女儿的车小,我回去开自己的车来。”到家后他让女儿带我去吃饭,他马上开车返回旧金山。打电话问清两位先生开会的地方,把他们送去下榻的宾馆安顿好,自己才回家。这就是Hy,为了他人可以忘我。难怪我在1993年再次访问美国时我的同学们告诉我:“Hy的家就是四川人的招待所。”是啊,他把成都理工大学当做第二个家,对成都人四川人就有了特殊的感情。正如他在信中写的:13September1991TheroadtotheSanFranciscoAirportiskeptwarmbyourfrequenttripstheretomeetfriendscomingfrom China.— 29November,1991—JeanandIhavealsobeenbusywithhouseguestsfromChina.

  特别要提到的是他为我安排好一切,使我有机会于1988-1989BerkeleyAdultSchool进修英语一年。他资助我到美国进修的目的,就是想为学校多做点贡献。他对我说:“你的工作已经做得很好,如果你出去看看,对不同文化有更多的了解,进一步提高英语水平,回来后工作会做得更好。”刚到美国他问我是愿意跟中国家庭住一起还是跟美国家庭住一起。我说美国家庭,这样有助于我提高英语水平。他说那好,你就住我这儿吧。在Berkeley的一年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我有幸认识了几乎所有Hy的家人、很多亲戚和朋友,对Hy有了更深的具体的了解。我的同学们羡慕地对我说:“你真幸运,遇到Hy这样的好人做朋友。”我把同学的话告诉他,他说:“因为你也是好人啊。”

  我的同学们也非常喜欢Hy,把他当成可尊敬的长辈和无话不谈的朋友。每次我在学校里有不明白的问题,回家问他,他都能给我一个满意的解答。每天晚饭时是我们讨论问题的时间,从国际时事到国内热点,或者我看到听到的事情,这对提高我的英语水平起到了很好的帮助。在美国的学习和生活经历使我学到了知识,对外界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丰富了我的人生阅历。回国后我继续在国际合作处工作,交了许多外国朋友。我在国际合作处工作了23年,为学校的对外交流与合作,对开展民间外交作出了自己的努力,这些都和Hy的影响分不开。

他与中国的情怀

  成都的冬天对他是一个考验,他曾感冒几次,引发支气管哮喘,但他都尽量坚持去上课。寒假他回Berkeley,医生建议他不要再回成都,说这里的冬天对他的健康不利。他非常遗憾,给我写信说虽然不能马上回来,但他以后一定会再来。他愿意做一个“邮递员”,在美国和中国之间为朋友们传递信息。“中国梦”一直在他心中,之后又于198719881991年春天来校任教和访问,给同学老师们举办英语讲座,指导英语小组会话练习,担任英语协会顾问,帮专业教师修改英文论文,为英语教师解答教学中的问题……

    每次来他都带很多资料给学校。他在1986710日和1987123日的信中分别写道Iwouldplantobringasmuchprintedandaudio-visualmaterialsasIcangatherandleavemuchofitinChina.……

OfcourseIwilbringbooks,maps,tapes.MostofthesewilberemainingwiththecolegeafterIleave.

 

    他还连续几年为学校订了读者文摘 (ReadersDigest)和美国国家地理杂志 NationalGeographic)。 他特别赠给学校图书馆一期1945年的美国国家地理杂志,里面刊登有美国工程师WalterLowdermilk写的关于都江堰水利工程的文章。

  他曾计划1997年春天再次来他日思夜想的成都。但是考虑到他的健康此次计划未能成行,没想到这竟成了他的一大遗憾。他写道:12May,1997……IshouldbeinChengdunow! Iremaindterriblydisap-pointedaboutcancelingthetrip.I’mnotreadytodie(canweeverbeready?)

SoIstilhopetocome.Imissyoualalways!Pleasegivemyfondregardstoalmyfriends.Imissalofyouverymuch.。重读我保存的他的27封来信,字里行间透露着对生活的热爱、对家人的关怀、对朋友的思念和祝福以及对再来中国的渴望。虽然未能继续来我校任教,但在很多年里他一直帮我们联系推荐外籍教师。我们也在需要帮助时,自然而然地第一个就想到他。学校里许多教师去美国进修、学习、出席国际会议以及合作交流等,都得到过他的帮助和关照,而他把这些看做责无旁贷。

  1988年春天他来中国时,在旧金山机场遇到香港文汇报的特约记者高鲁冀先生。高先生看到他佩戴了一枚中国教师佩戴的红色校徽,知道他在我校任教。登机后他们是邻座,一路攀谈。高鲁冀写了一篇特稿发表在文汇报上。标题是:在四川任教的美国先生。讲述了Hy一次次地来中国,是他喜欢中国人民,尤其是成都人的友好让他觉得就像在自己的家。能帮助同学和老师们也使他感到了人生的价值和生活的意义。

  每次看到中国的发展变化他都由衷的高兴。他很赞赏邓小平先生“走自己的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摸着石头过河,不论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等理论,并多次在朋友聚会时谈自己的看法。他曾对我说他的中国之行改变了他的生活,使他和中国结下了不解之缘。

 

他从未被我们忘记

  我学习他,在可能的情况下多为他人和社会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在别人需要的时候伸出援手。作为美中友协的成员,他积极参与各项活动,主动找有关人员提出建议,以各种形式帮助中国留学生和访问学者。他永远都怀有一颗年轻的心,因此他看起来比实际要年轻。他不止一次对我说人老不老不仅仅取决于他的年龄,更重要的是看他的心态。

  我把他的话当做格言,身体力行。和年轻人交朋友,向他们学习新东西,自己也觉得朝气蓬勃。Hy一生对人和气。他跟我说他一生只对人说过两次狠话。其中一次是小儿子四岁时(那时Hy的夫人刚去世),星期天早晨Hy多睡一会儿,小儿子就过来钻到他的被窝里。外婆说这么大的孩子了,也不说说他不要这样。Hy有些不高兴,说:“孩子这么小,想跟爸爸多亲热一会儿有什么错?”外婆觉得自己是为孩子好,对Hy的话很伤心,就哭了。Hy觉得很抱歉,不该对老人这样说话。这件事过去了几十年他却一直记得,足见他是一个多么能体谅人的好人。

  Hy从未忘记童年的艰苦生活,一生简朴,从不浪费任何东西。记得有一次买的蘑菇没及时吃放坏了。他觉得很可惜,幽默地说:妈妈告诉我们世界上还有人挨饿,我们不应该浪费食物。从此吃饭时我们常一起说这句话。

  Hy是一个很勤快的人。每天早晨都早早起床,在院子里劳作——除草、剪枝;他有一双巧手会制作、修理很多东西,他的车间里有各种机器和工具。他曾想把这些送给我校的机械厂。我说恐怕邮费比实际东西都贵得多,他只得作罢。

Hy是一个平凡的人,平凡中透着伟大。认识Hy是我一生的幸运。他的音容笑貌时时浮现在我的眼前,就像在听他讲课,在一起聊天,回答我的问题,给我们讲故事,谈他的经历、家庭、童年……。Hy永远在我心中,永远在成都理工大学所有朋友心中

 

 

(作者现为退休教师,原我校外事办公室副主任)

理工校报

  • 报刊第一期

图说理工

  • 图说理工

新闻排行

MORE+

发稿统计 MORE+

  • 排名 用稿数 稿件来源
  • 新华网
  • 人民网
  • 光明网
  • 中国新闻社
  • 中国教育在线
  • 中青在线
  • 凤凰网
  • 南方周末
  • 四川在线

新闻热线:028-84078884 Email:xcb@cdut.edu.cn

版权信息@cdut 四川省成都市成华区二仙桥东三路1号 传真:028-84078903 邮编:610059

友情链接:6653   46609   25526   32338   25788   54055   38089   81857   7501   6521   30725   62584   2466   62097   32451   49643   15568   8970   44832   5973